海洋部落格

關於部落格
經歷過就會懷念戶外自然的聲音與味道
  • 785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R.I.P 我的老丈人

 到了樓下,剛好看到救護車也到了。我們開了門讓救護人員盡快上去。

一進門,看到岳母很心急的搖著沒有反應的岳父….

其中一個救護員摸了岳父的頸動脈摸了再摸為何摸了要再摸?

這時我有了不好的預感我希望我的預感是錯的

 

救護員急著說沒有呼吸心跳!!”

然後我跟著兩個救護員把爸爸從床上移到地上的擔架毯上。我的心裡還在為沒有呼吸心跳這幾個字給震傻了

怎麼會這麼嚴重?

 

岳父的嘴微張,頭髮凌亂,失去意識,手腳稍稍冰冷。這不是平時我所知道的岳父。

我的岳父總是很體面,很有威嚴。抬出房間的老伯怎麼看都不像岳父大人。

 

老婆急的眼淚都流出來了,雙手緊握,拼命拜託老天爺一定要讓爸爸沒事。我不忍心看到她心急如焚,只能不斷告訴自己與她別擔心,爸爸會好的

 

又多來了兩個救護人員,四個人正在幫岳父CPR

 

身上貼了兩片電擊的貼布,依照儀器的指示做了兩次的電擊,但是似乎沒有好轉

非常不妙真的非常不妙

我祈禱上天,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….我多麼希望我對醫學的知識都是錯的

 

救護員將爸爸移到救護車上,我們分搭兩台救護車趕到了不遠的北醫急診室。

 

有生以來,第一次深切盼望奇蹟這兩個字。

 

爸爸接上了急救的機器及心電圖。有個氣動的柱子抵著爸爸心窩,不斷的做心肺復甦。口鼻都插上了管子。

 

我知道,心肺復甦是不得已的作為。因為這樣壓胸腔,一定會導致肋骨斷裂等嚴重內傷,但是比起死亡,是兩其害取其輕的必然做法。

 

送進醫院的時候大約凌晨1點。焦急的岳母跟老婆已經哭紅雙眼。

老婆還有個姐姐住汐止,需要馬上打給她嗎?岳母擔心姐姐的兩個幼兒沒人照顧,一度很猶豫。

 

一個護士突然說:醫生!有耶!(應該是指有心跳反應)”

我睜亮雙眼,難道是我們乞求的奇蹟出現了?

醫生馬上跟護士說:繼續打

 

我看見她們幫爸爸打了強心劑(印像中好像叫做阿托平)

我安慰了老婆,其實也是想安慰自己給自己一點信心

好像有心跳了妳不要擔心,有希望的!”

 

整個急診室都是心電圖嗶嗶聲跟氣壓心肺機的聲音。

過了好一會,岳母問醫生情況….醫生說相當不樂觀

他說目前心電圖的反應全部都是因為機器在打,如果關掉,爸爸的心臟並不會自主的跳。就他的經驗,如果有救,送進來的5-15分鐘內就會救活。而現在已經急救快要1小時了。

 

小叔趕到了。先穩定了岳母的情緒

 

最後還是通知姐姐趕過來,如果可以的話,我這輩子再也不想打這種電話了。我不知道要怎麼跟電話一頭的人說….妳很重要的親人命在旦夕。

 

已經持續急救超過一小時。醫生很婉轉的請我們要有心理準備。我在旁邊,聽到醫生追加一針又一針的強心劑。

 

 

我後來站在門口,注意到爸爸的身體已經有了些變化。

爸爸的肚子突起,心窩凹陷。心肺復甦機在這一個多小時累積了不少的損傷。爸爸的胸腔就像已經沒有骨頭了一樣,像個皮球任憑心肺復甦機折磨。

肚子突起是因為內出血的關係嗎?我也不知道

 

老婆很衝動的想要走進去看爸爸被我抱住。因為連我一個女婿都不忍看到岳父現在的樣子,何況是親生女兒?

 

老婆幾乎崩潰的責問我說:”你為什麼不讓我看看他?!我快要沒有爸爸了你知道嗎?!”

我說不出話來,她講的有道理但是我還是不捨

 

汐止的姐姐趕到了

全家人圍著岳父,哭喊爸爸快點醒過來

老婆牽著爸爸的手,我扶著岳父的手臂。岳父的手是冰涼的….雖然還有一點點的溫度,但還是冰涼的。我的心也涼了半截。

嘴邊吐出些血水,地上也有一小灘血水。岳父的汗衫噴上一點點的血沫….

老天爺,我多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

 

岳父平時雖然威嚴,但是很疼愛這兩姐妹。對兩個外孫更是溺愛到不可思議的境界。

我想到,他答應將寶貝女兒嫁給我的那天所有細節。

我想到,他一個公家單位的外省退休高級長官,是何以答應一個本省窮小子娶他的掌上明珠。

我想到,雖然我跟他們家政治立場不同,但是我沒有一次受到挖苦,我在他家聽到他說的政治評論至少都是公正客觀的,我沒有一次受到屈辱或是尷尬。

我想到,他是如何疼愛我的妻子。

我想到,迎娶那天,我答應他,我會好好照顧她。

 

我在他身上看到無數個無私的奉獻與心胸大器的例子。

 

爸,你放心,我會好好照顧她在滿是儀器嗶嗶聲跟哭喊聲的床邊,我又跟岳父說了一次。就如同結婚那天我說的。

 

我讀這些書,受過簡單的CPR訓練,所學何用??

我在旁邊一點忙也幫不上。眼睜睜的看著老天爺帶走一個值得尊敬的好人

 

岳母也不忍他受折磨,同意院方停止急救。醫生跟護士將機器拔掉,記錄了2:52分。(停止了超過兩小時的急救)

 

眼中滿是淚水,雖然他不是扶養我的親生父親,我還是好希望好希望他能活過來。尤其岳父是在我們眼前往生的,這種衝擊絕不是沒經歷過的人可以想像的。

何況岳父並非臥病在床的,突如其來的震撼絕不是可以輕易接受的現實。
事後,妻子曾經很懊悔是不是不該停止急救?北醫的處置是否夠積極?
我跟她說我所見所知的,爸爸的時間到了,沒有誰錯了。

 

後來我做了一支影片,算是我目前唯一能為他做的。


我希望,岳父可以升天成佛。
我也希望我能學到一絲岳父的大器與無私奉獻。(喔,對了,還有酒量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